adc手机影院在线观看在线观看

骨穿的结果和淋巴结穿刺的检查结果几乎是先后脚送到了姜医生和孙立恩面前。而看着这份检查报告,两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不是白血病。

骨穿结果提示骨髓增生明显活跃,这是个不太好的征兆。但淋巴结活检却把两名内科医生的眼光直接从白血病上给拽了回来。

淋巴结活检提示急性化脓性淋巴结炎。

孙立恩是在水兵宿舍里拿到这份检查报告的。拿到报告的时候,他正在和宿舍里打扫卫生的水兵聊着天。而听到有脚步声之后,那名拿着拖把的水兵顿时从床边上蹦了起来,拿着拖把在地面上使劲来回拖着,总而言之,一副干活干的热火朝天的模样。

在见到来人是姜医生后,那名水兵扔下拖把后松了口气,“吓死了,我还以为是连长来了呢。”

姜医生平时也挺喜欢和这些小战士聊聊天的,不过今天他却没有这个兴致。他把检查报告往孙立恩手里一塞,然后急道,“不是白血病,是感染!”

孙立恩低头看完报告,眉毛拧在了一起。白血病是不会导致急性化脓性淋巴结炎的。这必然是一种感染。

他眨了眨眼睛,突然想起了自己和胡海波接手一起治疗的那个女性患者——那个名叫莱妮的细菌性脑膜炎患者。

在改用美罗培南之后,这名女性患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了起来。但因为局势变化,这名女性患者在接受治疗三天之后,被家人接出了医院。胡海波和孙立恩到最后都没搞清楚,她究竟是被什么细菌感染了。

不过莱娜和小林薰的状况有一点相似——他们都接受过其他抗生素治疗,而且这些抗生素对他们的病情没有任何帮助。

“得尽快明确一下感染的病原体。”孙立恩和姜医生沟通了一下,决定加快一些检测进度。“光做了血培养不够,痰培养也得做一下。”

优雅果子显露温婉风韵

“你还是觉得他有呼吸道感染?”姜医生稍微一楞,自从看过CT之后,他就放弃了对小林薰做痰培养的想法。CT上看不出感染灶,那就意味着采集样本时也未必就能正好采集到感染的细菌。对于这种检查,他有其他想法。“我觉得……要不然还是做一个全身扫描吧?”

“他就是感染,这就做PET……”孙立恩正想拒绝这个要求,但他忽然一想,然后猛地拍了自己大腿一巴掌,“对啊!做个PET嘛!”

部队医院有一个特色,那就是治疗生病或者受伤的战士时,往往不遗余力,不计工本。只要战士需要,再贵的治疗那也得上。

但孙立恩所在的第四中心医院不一样。他们在医院里开出检查的时候,不光需要考虑患者是否需要,同时还得衡量检查的价格患者以及家属能不能承担得起。有些太过昂贵的耗时的检查项目,就算能够马上检查出患者的情况,地方三甲医院的医生们也未必能开——万一开了之后人家承担不起,就此拒绝治疗,那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孙立恩拒绝PET扫描的理由也就在于此,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在岱山岛号上进行PET扫描,本身是不会收费的。就算要收,凭借武田制药的身家,小林薰也绝不至于付不起检查费用。而现在进行PET扫描,不光能够确定一下感染病灶所在的位置,同时还能再确定一次小林薰身上是否有实体肿瘤。这样一举多得的好事,孙立恩当然不会反对。

“那我就去安排了。”姜医生点了点头,准备转身离开,却又被孙立恩叫了回来,“咱们船上……能做mNGS么?”

孙立恩不是打算抄近道,他问这个问题,还是出于小心谨慎的目的。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切实的证据能够证明小林薰有自身免疫系统疾病,但状态栏上的三个抗体阳性实在是让他心里有些不安。如果小林有自身免疫系统疾病,那感染机会致病菌的概率就会大幅上升。而这些机会致病菌中,有不少都会对一种或者多种抗生素有抗药性。

如果真的是机会致病菌……孙立恩真的担心自己能不能赶在细菌干掉小林薰以前,就瞎猫碰到死耗子似的碰上正好有效的抗生素。如果要稳妥,最好的办法其实还是直接使用mNGS技术,确定致病菌的类型。

“这个……船上还真做不了。”没想到姜医生却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mNGS平时用到的机会太少,而且这条船设计的时候……还没有这种技术呢。”

岱山岛号于05年开始了前期设计工作,06年正式开始动工建设,07年下水并且于08年交付部队使用。而mNGS技术第一次应用在检测感染源上,却是从13年一名14岁的儿童在前往波多黎各旅行后,回国出现了严重的脑积水和癫痫开始的。临床医生百思不得其解下,最终决定寻求更加先进的技术帮助。而mNGS技术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第一次应用在了寻找人体感染源上。

最终这位14岁的小患者被确定罹患了钩端螺旋体病。而这整个过程也被发表在了当年的《新英格兰医学期刊》上。并且在16年,这项技术被正式引入国内,开始了广泛的应用。

而05年就开始了设计工作的岱山岛号,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给十一年后才进入国内的技术设备留出足够的空间。

“如果一定要做,那只能从船上取样本,然后空运到坦桑尼亚,并且再通过民航或者固定翼飞机,把样本送到南非去。”作为军医,姜医生对自己所在的任务执行区域非常熟悉。“波利坦维亚没有相关技术和设备进行mNGS检测,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也没有。最近的大概就是南非——要不然就得往迪拜那边送。”

“这……”现在轮到孙立恩嘬牙花子了,他只知道岱山岛号是按照“三甲医院”级别进行的设计和建造。却没想到这里的设备会受到船只设计年代和船体的特殊环境影响——船上没有MRI已经够让孙立恩震惊的了。

“还是先做个PET扫描吧。”孙立恩叹了口气,条件有限,只能先挑着能做的检查先做了再说,“我去和家属聊聊,至少先搞清楚之前给他用的是什么抗生素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