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百度云下载

正午,猛烈的阳光晒炙着大地,徐家村内的尸体都被处理掉了,血迹也被撒上了生石灰再以新鲜的泥土覆盖。

此时的徐家村正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之中,家家户户炊烟四起,空气中飘着诱人的饭香和肉香。

族长徐德铭亲自指挥宰杀了两头大肥猪犒劳明军骑兵和一众衙役。

这次徐家村的实际损失并不大,村民家中的财物没有被洗劫,甚至没有人死亡,只是伤了几个村民,就连徐有财那货竟也只是重伤,身上被马踩骨折几处,已经抢救回来了,真应了那句人贱命硬啊。

所以说徐家村这次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倒是刘清源带来的三班衙役死了三个,还伤了六七人。

徐家村的晒谷场上,明军的骑兵们正大块朵颐村民们送来的饭菜和肥肉,吃得满嘴流油的余百户乐呵呵地向族长徐德铭表示感谢。

这次明军骑兵轻松扑灭了山贼的马队,斩杀数十人,活捉包括匪首李镇在内的贼人七个,而自身只是战死一人,伤了数人,可以说是一场漂亮的大胜。

余百户十分兴奋,族长徐德铭同样十分高兴,虽然祠堂的大门被烧了,还伤了几名村民,但总体上损失很微小。

最重要的是,一群铅山来的悍匪在徐家村被歼灭了,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啊,说不定日后还能载入史册,那么上饶徐家村也跟着出名了。

徐德铭已经琢磨好了,这件事得记录到徐氏的族誌去,而且还得立碑铭记,荣耀留给后世子孙去瞻仰和夸耀。

试想一下,后世徐氏子弟翻开族誌,读到某年某月某日,群贼夜袭徐家村,族长徐德铭临危不惧,率领村民英勇固守祠堂……

徐大族长一想到此,心情便美滋滋的,其实今天一早就有附近村子的人跑来打听昨晚发生什么事了,那些人听完后敬畏的眼神让徐德铭颇是受用。

粉艳花精灵展露婀娜身段极其靓丽

另外,听说江西巡抚孙遂过几天还会亲临,啧啧,到时徐家村就更风光了,要知道巡抚可是朝廷中枢派来的高官,手握一省军政大权,你普通老百姓有几个能见得着?

犒劳完明军,繁忙的徐大族长又匆匆忙忙地往徐晋家赶,因为家里也设了酒席款待知县大人,现在酒席准备好了,他要亲自去请刘清源。

“噢,老夫一时倒忘记了!”徐德铭停下来转身对一名村民道:“你走一趟郭家村,把郭夫子也请来吃饭,快去!”

晋哥儿连摘县试和府试案首,可以说现在徐家村的荣耀都是晋哥儿带来的,就连过几日巡抚大人驾临也是因为晋哥儿,作为晋哥儿的启蒙老师自然有必要分享这分荣耀,这样才能体现出咱徐家村人尊师重道嘛。

正当徐德铭准备亲自到徐晋家邀请刘清源时,一匹快马从山坳转出来,很快就来到徐家村村口,马上骑士一身鸳鸯战袄,还背着令旗,正是军中的传令兵,胯下的马匹一站定便软倒下去,躺在地上呼呼地喘气,显然是累趴了。

“余百户何在?”那名传令兵满头大汗地跑向晒谷场。

正在吃饭的明军骑兵都意识到上头有紧急命令,要不然传令兵也不会把坐骑都跑瘫。

余林生连忙快步迎了上去,大声道:“余某在此!”

那名传令兵松了口气,大声道:“铅山群匪的巢穴已经被我军发现并捣毁,但匪首吴三八率十数贼人突围走脱,大帅令你率所属火速赶往信江下游沿岸堵截。”

一众军士听闻铅山群匪的巢穴已经被捣毁,瞬时发出如山的欢呼:“万胜!”

“属下领命!”余林生单膝跪地接过令旗,然后站起来大声道:“弟兄们上马,随我杀贼,擒拿贼首吴三八!”

众军士轰然叫好,几口把剩饭扒光,迅速上马整队,轰隆隆地离开了徐家村,向着信江的方向杀去。

余百户可兴奋了,骑兵在机动性方面占据绝对优势,只要发现了匪首吴三八的踪迹,这份功劳……嘿嘿,非咱莫属了!

“大人,好消息啊!好消息啊!”

徐晋和刘清源正在屋中聊着天,一名衙差兴高采烈地奔进来道:“余百户刚才接到巡抚大人的命令,带兵离开了,听说是去信江下游堵截铅山匪首吴三八。”

刘清源闻言捋须笑道:“好,太好了,铅山匪患可以休矣,徐案首,这都得归功于你啊!”

徐晋连忙道:“县尊大人言过其实了,这自然是巡抚大人英明果断,指挥有方,将士们勇猛杀贼的功劳。”

刘清源微笑道:“这也少不了徐案首的功劳!”

刘清源倒也没说错,孙遂围山数月也拿吴三八等贼人没办法,吴三八若不是强行派人闯营赶来徐家村,也便不会暴露巢穴,让官军抓住了机会,所以说破贼的契机完是徐晋带来的。

当然,徐晋也没料到自己抓住两贼人,竟诱发了一连串反应,间接帮助了孙巡抚剿灭盘踞在铅山这群悍匪。

此时,距离徐家村百里的信江边上,铅山匪首吴三八正带着十几名手下,抢了两艏渔船顺流而下,急急如同丧家之犬。

话说昨天晚上,吴三八按照狗头军师周伯龄的计策兵分三路,两路虚张声势吸引明军的注意,掩护二当家李镇带人闯营赶去上饶徐家村执行世子殿下的任务。

计策一开始进行得十分顺利,二当家李镇成功闯营逃脱了,然而后面的情况却失去了控制,明军咬着尾紧追不放,最糟糕的是明军还发现了他们的巢穴所在,储存在那里的粮食和劫掠来的财物部被明军缴获。

没有了粮食还怎么玩?根本不用明军动手,众匪也要饿死在山中,所以吴三八只好硬着头皮带人闯营,企图突破明军的封锁,逃往铅山县南部的武夷山脉。

然而,明军卫所军队的战斗力虽然差,但也不是吃素的,而面对同样是乌合之众的土匪,又占据绝对的数量优势,又岂有不敌之理。

所以,吴三八率领的众山匪很快就被明军给杀散了,三当家周伯龄当场被擒,吴三八只带着十几名弟兄逃离了铅山,慌不择路之下到了信江边上。

正好附近有渔船,吴三八便抢了顺流而下,打算先甩掉咬尾追来的明军,然后在中途寻一处隐秘的地方登岸,待日后会合二当家李镇东山再起。

此刻,吴三八坐船上,神情沮丧而落幕,更多的却是不甘和愤恨,好不容易才做大做强,拉起了上千人马,没想到一夜之间就化为乌有,这都是拜宁王世子一个命令所赐。

“妈的,朱小儿这白痴,老子被你害惨了,草你娘的!”

吴三八心里暗骂着,不过,日后惹想东山再起,说不得还要借助宁王府,所以吴三八只敢在心里骂,并不敢嘴上骂。眼下身边的虽然都是老部下,但人心隔肚皮,说不定有哪个反骨仔日后想踩着自己上位,把这话泄漏给宁王世子,那自己就不用混了。

“大当家,现在咱们去哪?”一名贼人弱弱地问,其余众贼也惶然地望来。

吴三八故作谈定地道:“待会我们上岸寻一处秘密的地方躲几天,然后想办法赶到上饶徐家村会合二当家,到时有马在手,哪去不得?咱们很快就能扯起大旗东山再起。”

结果话还没说完,后方数百米便出现了数艏快船,船上的明军影影绰绰,显然是追兵来了。

众贼面色大变,拼了命般划船靠岸,遁入岸边的草丛中亡命奔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