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福利版

() “元衡真君,久仰大名。在下崇日,公会阵法师三席。”崔英微笑道。

“你听说过我。”元衡真君用的是肯定的语气。从方才在外头的迷踪雾阵开始,他就一直感觉到有一道视线紧紧地追随着他,不远不近,没有恶意,但存在感却很强,让他装作没发现都不行。

到而今,来到这里,站在这个人面前,他才确认方才一直在暗处观察他的人是谁。这绝不是陌生的眼神,对方应该是知道他的。

可元衡真君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跟对面这个完面生的修士有过交集。若是有交集,按说这人如此年轻便有这般修为,他应该会影响深刻才对。

他的情绪并没有直接表现出来,面色如常的样子,可崔英何其敏感,瞬间就看出了她的想法。

“元衡真君果然是不记得我了。”崔英苦笑。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但心底里还是倍感失落。

“……也是。当年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寻常阵修,真君不记得我也是正常的。”

这话怎么听得酸酸的。宁夏听着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说实话,这问题真的有些奇怪了,修真界这么大,每年遇到这么多人,记不住不是挺正常的么?

就连宁夏自己,她入门时间尚短,偶尔也会碰上一两个认不出的,还得苦思冥想,连猜带蒙才能记起来。听对方的意思应该多年未见了,不记得岂不正常?

元衡真君一时间也被卡住了,不知道怎么应答。对方如此其实已经算得上失态了,若是语气重些,读出讽刺的意味也毫不违和。

不过元衡真君看得出对方是真的失落,并不带其他情绪,因而也没计较。

他选择了一个相对有说服力的理由来圆场:“在下闭关多年,大概隔世久了,都忘了许多东西。若是曾与崔道友相交而后遗忘,还请见谅。”话虽如此,元衡真君还是确信自己不曾与眼前的崔英有过交集。

卷发可爱妹子在温暖的阳光下美丽动人

“让元衡真君,是某着相。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是我大惊小怪了。若是对几位造成困扰还请见谅个。”崔英似是释然似是叹息,恢复了正常。似乎刚才带着点任性的异常情绪只是一场错觉而已。再回复,又是那个颇有威严的年轻真君。

“某多年前于浔阳城有幸曾见真君一面,为真君的风采所折服。您当年演示的四方杀仪阵是某至今为止见过最出彩的攻击阵法。在下至今不及。”

原来是仰慕者。

看着对方幽幽的眼眸,眼中饱含各种复杂的情绪,宁夏挺惊讶的。

对方亦是个实力不差的元婴修士,竟然因为多年前“惊鸿一见”的阵法,念念不忘至今。当真是执着至极,说是阵痴也不为过了。

而元衡真君则更为惊讶,他也只来过一次浔阳城,在它还叫迷羊城的时候,往后的岁月都不曾踏足过这个地方。算来也有数百年了吧……这人竟然在数百年见过他一面便记住了他,这也台执着了吧。

等等,他好像记得那次过来……就是去了一趟公会,参加了当届的阵法师鉴定评比。眼前这位崔道友是公会的高级成员,难道就是那次评比见过。

“真君不必苦恼。当时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修士,方方及至筑基,而真君您已是负有盛名的金丹真人了。您应当是不会注意到我的。”崔英垂眸,看得出还是有些失落的。

“你是……你是当时那个布了金火双阵的小孩儿。”元衡真君忽然有了模糊的印象。

崔英瞪大眼睛。原来对方并非没有印象,心中兴奋不已。

虽然二人都是元婴真君,但一个是资深元婴修士,另一人则是新晋元婴。元衡真君比崔英大好些年,对当时的他来说,那是的崔英的确算是小朋友。

随着时间的推移,元衡真君那些陈旧的记忆越发清晰,渐渐显现出模糊的影像来。

当初他听了师长的意见,到当时还叫迷羊城的浔阳城参加鉴定评比。当时也没在意,只当是一次寻常的旅途,还没留在宗门研究新阵法有趣呢。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倒还留下一桩公案。

他当时只随手布了个最擅长的阵法,毫无意外得了个榜首。他对当期一同评比的人没啥印象,水平一般。

唯一有些不同的就是当时的排比第二的人,一位初出茅庐的少年,对方的布阵水平生涩,但手法却很灵活,隐约可见其门道。潜力极大。

当时参加的那批修士的阵道水平真的不高,遂这个布阵水平生涩的年轻人轻易获得了第二的排名。

当时公会还极力邀请他加入公会,担任上层人员,好承诺了许多好处。可元衡真君是什么人?科研创新的宅王,怎么可能愿意到公会做苦力?

在他看来,公会所说的荣誉就是做画大饼,简直就是用虚名绑住他。还不如留在五华派“白吃白喝”呢,宗门还不是一样支持他的“事业”!因此他拒绝了,毫无余地地

拒掉。

之后的事……之后什么都没发生,他没多久就返回了五华派,继续研究他的新阵法。早就将日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没想到多年后再见,不起眼的小少年已经是修为高深的元婴了。这不禁让她有种物是人非的伤感。

“那时真君没有答应,公会转而求其次吸纳了我,收了我做阵师。这一路磕磕绊绊,过得也还行。不想今日我还能有机会再见到真君。”

崔英是真的没想到。元衡真君实在是太难见到了,这位来去如风,誓要在宗门宅到天荒地老的大能跟他的名气一样神秘,安静低调,为众人所忽略。若不是他年轻时闯下的威名还在,许是早就被人遗忘了去。

崔英之前还在想着要不要下一次就到五华派附近转悠下,看看能不能这么好运碰到人。

不想是,踏破跌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

没想到日日叨念的人倒是自个儿送上门来。谁都不知道,他在看到元衡真君的那一瞬,体内的血液是多么地沸腾。